的高考生有多惨?在衡水中学复读了一年,我终于考去了头条教育

头条教育 2020-01-14165未知admin

  原标题:的高考生有多惨?在衡水中学复读了一年,我终于考去了

  来源:起立传媒

  师范大学 程伊凌

  在高考有多难呢?就冲着衡水中学每年把的、北大名额占据一大半,我们就能知道其中一二。考生太多,一本名额太少,更不用说名校名额。

  在参加第一次高考时,程伊凌其实过了一本线,虽然没有达到大家期待中的600分。可这个倔强的小女孩,却勇敢地选择了在衡水中学再来一年,在全国口中的“高考”中再努力拼搏一年。

  这一年的春月秋霜,辛苦耕耘,虽然没有让程伊凌考上北大,却也将她送上了师范大学。而,又有多少人正淹没在高考大潮之中,连普通大学考上都很呢?而书使用给回复,《疯狂600提分笔记》(福建师范大学发货)才是正版,里面涵盖高中学习方法和学习技巧,错题,以及知识考点,快速提分必备。希望这些能帮助各位同学更好的学习。

  “我怎么能只考了543分?”

  2017年高考出分前夕,我紧张的睡不着觉,和朋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朋友打趣道:“像你这种一直名列前茅的好学生,上600分岂不正常,紧张什么?”

  我不好意思地否认,心里却盘算着我能超过600分多少,可以去读的哪一所高校。“出分了!可以去查了!”

  班级群里突然蹦出来的一条消息将我从神游中拉回现实。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心情,等候多时的我再次刷新手机页面。网速很快,没有丝毫的加载时间,可543这个刺眼的分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,心中的失望和不安了兴奋情绪,那一刻,我心如冰窖。

  543分,仅高于当年文科一本线分,在几十万的高考大省里,这个分几乎去不了的任何一所一本院校。想起日夜夜念过无数遍的,我不禁哑然冷笑,不自量力的自信终于。

  我开始在内心父母的不严管束和老师的教学方式。但是在最初的崩塌阶段过去之后,我开始反思:父母的管束的确严格却鞭长莫及,同样的教学方法也培养过优秀的人才。排除掉所有的外部因素,我此时才敢承认:是我造成了这个结果。过去的三年我的确没有多努力,但是归“功”于自己的考前突击,我竟一直都是班里的佼佼者。

  所以在受到高考的“照妖镜”检验时,考过年级第一的我,造成了班级甚至于年级里最大的滑铁卢事件。

  我不接受,我要复读!

  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之后,我终于向父母坦白了我思量许久的想法:去衡中复读。父母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态度和惊讶,他们习惯于我从小便具备的主见性。

  反倒是我的师友对我进行了极力劝阻,他们罗列出一大堆原因:太苦太累、明年高考的不确定性等等。

  的确,这些都是现实存在而且无法避免的难题,我也曾想过。但是在每个我即将命运安排的时刻,我都会记起那个幼年时许下豪言壮志要考北师大的我,她用稚嫩的声音跟我说:“要抓住机会呀。”

  终于,在那个炎炎夏日的连绵蝉鸣和翻滚热浪中,我运用了我最大的,做下了迄今为止最正确的决定——去复读。

  经过几个小时车程的颠簸,我来到了修补折翼的地方——衡中。签到、确定座位、领生活用品,我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着办完流程。

  到了分别的时刻,母亲走来拥抱了我。不知是由于十多年来的日夜操劳,还是近来高考成绩带来的打击,与我等高的母亲拥入怀时,她竟是如此瘦弱。母亲抚摸着我的头顶,说着要注意身体之类的话,我注视着母亲头顶的丝丝白发,却只有沉默。

  父亲摇下车窗招呼母亲上车,母亲的臂膀却突然用力些,头条教育说:“要啊,接下来一年就只有你自己一个人了。”我的沉默终于破碎化泪,我趴在母亲单薄的肩膀上泣不成声。我开始意识到,我的选择决定的不仅是我接下来要走的,更是一个家庭的命运。

  我肩负重任,除了努力,别无退。

  而后便是磨人的军训,太阳升了又落,不断地有同学放弃,然后办理手续。我的意志力也开始日益削减,听着舍友们挤时间给父母打电话哭诉,我甚至想逃离。

  于是,我开始主动给自己寻求动力,给自己找一个留下来的理由。

  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就到了三百天誓师。我作为代表,在誓师大会上为所有实验班的同学领誓。其实这种方式一直以来是被我嗤之以鼻的,我认为这不过就是走个形式,没有实际作用。

  但当我真正站在博雅馆的舞台上,右手握拳,我听见场馆音响里传出我洪亮的声音:“请全体起立,举起你们的右拳,同我庄严宣誓。”全场同学迅速起立,一个个笔直的身影激发了我的满腔热情。

  从他们由心而发的宣誓声中,我看到了同龄人身上迸发出来的力量。而这种力量也逐渐汇聚到我的心里,让我多了在衡中下去的勇气。

  但是求学途也不总是一帆风顺,我总在三周一次大考的轰炸中丢盔卸甲。有一次的情况格外典型,至今我仍记忆犹新。

  是晚秋的一个午后,学校调研考试的成绩已经公布,我的名次不堪入目,被划入班级里退步名次最多的群体之中。头条教育

  恰巧是周末放假,父亲来学校看我。远远地隔着栏杆我便望见了他,他四处张望着,满脸是盼望与我见面的期待和焦急,还有奔波几百公里的疲倦。终于,目光接触,父亲的疲倦脸色化为欣喜,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,挥手招呼我过去。

  只一眼,父亲便看出了我的异样,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让我跟他说说。

  我卸了伪装,开口便是哭腔。

  良久,他问我:“你退步了多少名?”

  “150名。”我答道,头条教育以为下一秒他的语气会是失望。

  他又追问道:“年级一共多少人?”“1400个人。”

  父亲居然笑出了声:“你这痛哭的架势,让我以为一共只有160个人呢。这不一共1400个人呢,你也只退步了不到十分之一吗,别太难过,又不是天塌了。”

  我一怔,未曾料想到平素对成绩“斤斤计较”的父亲会说出这般安慰人的话。看我愣着,他又继续说道:“没考好也没有什么值得难过的,反而值得庆祝。错的越多,你从这套卷子中找到的自身知识缺口就越多,你的知识体系越完备精细,在高考面前你的失误点就越少。你接下来要做的不是伤心难过,而是要总结漏洞,逐一填补,让自己下次不再重蹈覆辙啊。”

  作为一个文科生,我的文综却一直是给我拖后腿的科目,尤其是。它对于我,是“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”。偏科最严重的时候,我的总成绩排到年级200名,却只在1000名左右徘徊。

  老师在发现我这一例特殊情况后,便一直对我特加关注。在距高考仅剩70天的那个晚新闻时间,我写完了我的第三个积累本。翻着我厚厚的积累本,看着不同颜色标记的重点,我无比烦闷。

  我溜出教室,坐在长椅上调整情绪,正在值班的老师便走过来问我怎么了。看着老师关切的目光,我鼻头一酸,一直在眼里打转的眼泪最终还是流了下来。

  老师在我的旁边坐下,将厚厚的放在桌子上,腾出手来搂住我的肩膀。“怎么了?”老师问道,“是因为学习的麻烦还是生活上的烦心事啊?”

  “我感觉我的没救了,如果我高考也60来分的话,我今年一年又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我带着啜泣声开口。

  老师自是清楚我的困境,也知道我在瓶颈处挣扎了许久。她静静的开口:“孩子啊,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很累了,但是都走到现在了,除了你还有什么办法呢。”

  我几近崩溃:“可是重点不是累不累的问题,我现在是努力了、了,却无法看到希望和收获。”

  老师挥手赶跑了在我腿旁盘旋的蚊子,看似轻飘飘的开口:“那你知道我现在的有多难吗?我妈现在在医院躺着呢,我一会儿给你们判完改错本我就要赶去医院。已经好几天了,不停治疗,却没有多大效果。”

  我怔怔地听着,看着老师慢慢红起来的眼眶。“但是我在这儿光难过有什么用吗,不如把时间空出来问问哪家医院更专业,把我妈转过去。你也是,有你跟我在这儿说的功夫,你是不是又可以多做几道题?”说着,老师便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,推进了教室。

 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风扇发出的轻微噪音似乎也没有那么刺耳了。我明白在这场战斗中,我没有悲伤的时间。我仅有争分夺秒,奋发努力。

  之后便是的蛰伏,随着高考的氛围愈发浓重,所有人在都埋头拼命学习,老师们也开始轮流值班为我们答疑解惑。在我又写完了两个厚厚的改错本之后,我的成绩终于发生了质的飞跃。

  得益于此,我的总成绩也开始稳定在班级的优秀生行列。令我庆幸的是,一直到最后的高考,不论是我的心态还是我的成绩,都保持在了巅峰状态。

  在那个再次查成绩的夜晚,我的欢呼声取代了365天前的叹息。行至此,回望那一年,是父母和老师的陪伴与鼓励让我坚定不移地走完了全程,让我在黑夜中望见黎明,迎来了属于我的清晨曙光。

  “进攻,进攻,进攻!”

  我一直以为让我得以圆梦的是我的努力,直到前一段时间重温《摔跤吧!爸爸》,我才陡然惊觉,让我明白是因为我在不断“进攻”,从不将目光拘泥于我已经收获的囊中之物。

  高考失利时,我放弃了普通一本的录取通知书,向着我的命运进攻;成绩不稳定时,我暂且放下我的长板,向着我的漏洞进攻;无法突破瓶颈时,我将优势科目稳定下来,向着我的困境进攻。

  是我一直保持的进攻状态,让我在高考的战斗中拔得高筹。

  大抵人生也是如此,需要在无数的发起进攻和败下阵后,才能学会将自己的能力和技巧发挥的淋漓尽致。唯有不断地进攻,才能真正成功。

  

原文标题:的高考生有多惨?在衡水中学复读了一年,我终于考去了头条教育 网址:http://www.qhpzw.net/toutiaojiaoyu/2020/0114/3660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众志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