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条文化-人间笔记丨在非洲创业,我和偷盗的黑人员工斗智斗勇

头条文化 2019-11-08178未知admin

  文丨小溪

  “呜呜!”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,快速向我们靠近,隔着橱窗向外望去,只见七八个头戴钢盔、身着迷彩服及防弹背心的武装人员,手持短冲或AK47飞身下车,瞬时把我的商店包围得水泄不通。我这才意识到闯祸了!

  那是2005年刚到非洲创业时,发生在我们电器商店的情景。当时,我们在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做家电产品出口贸易。

  听马普托的中国人说那里的治安状况不好,随时都会遭遇抢劫和盗窃,于是我们联系了当地一家保安公司24小时持枪守卫,营业时间保安负责商品出门把关,晚上和周末要守在店门外。那天,我不小心碰到了桌下的报警按钮,短短三分钟,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如神兵天降,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。

  按说在这样严密的安保下,我们应该连一根头发丝都不会丢,但那只是一厢情愿,随着商品和个人用品的不断丢失,我们才知道黑人的偷盗手段五花八门,比抢劫更频繁、更防不胜防。

  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和偷盗的黑人雇员斗智斗勇

  每年的圣诞节是莫桑比克的销售旺季,店里人流如潮,生意红火。2008年12月的一天,我们去仓库拉货,回店卸车时我无意中向店里撇了一眼,员工阿里在给买了电视的顾客封箱,见到我突然回来,阿里紧张地和顾客耳语了一阵,那人立刻向这里张望了一下,那眼神和表情顿时让人感觉不对劲。我示意工人们停止卸货,径直向那个电视机箱走去。

  “开箱检查!”我命令道。头条文化再看阿里和那个顾客,紧张得都快崩溃了。

  箱子打开后,果然,电视后面藏着两台DVD 播放机(价值800人民币)!

  这时,买电视的顾客指着阿里解释道:“是他要这么干的,他说给我70%的折扣,保证不出问题。”

  阿里垂头丧气地说:“对不起!老板,是我愚蠢,下次不敢了!”

  像这样店员偷拿商品的情况时有发生,开始我们会叫警察或去警察局解决,但后来发现,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反而会招来警察经常到店里要小费,不是“汽车没油了”就是“饿了”,我们只能对他们敬而远之。

  商店里除了黑人员工偷盗,还有一些顾客临时起意,店里可以揣在衣服里,或者偷装在手提袋里的小件商品经常被顺手牵羊;当然还有更“专业”以此为生的小偷,他们多人配合,一人分散保安的注意力,另一人瞅准时机将商品送出店外,手法娴熟,配合默契,比其他人更是技高一筹。

  有了多年的被盗经历,每个中国人都会炼就一双能够洞悉一切的火眼金睛,通过黑人的一个眼神或一个动作,发现蠢蠢欲动的小偷。在和盗贼斗智斗勇的同时,我们增加了更多的防范措施,比如:顾客进店存包、大件商品出门前开箱检查,并在店里安装了全方位视频监控。此后,即使偶尔被盗,我们也能通过监控看到小偷行窃的全过程,凭着这些视频,保安公司会照章赔偿丢失的商品(但店员盗窃不赔),这样一来,保安公司也加强了防范意识。刚到非洲时,我们对某些中国店老板对黑人员工搜身的做法有些反感,但在偷盗极为猖狂的时候,我们也买来金属探测器,下班对黑人员工严格检查,他们并没有反对,感觉像是机场登机前的安检,理所应当。

  店内的管理不断升级了,而仓库货物丢失数量却未减少,问题又出在哪儿呢?

  一次,在去仓库拉货时,我发现两名黑人员工神态有些怪异,眼睛总是瞄向最里面的一堆货物。在清点装车数量时,我发现一个叫艾伦的黑工不见了,当我在最里面的货堆里发现他时,他很紧张的站起身向外走去,我看了看周围的货物并没有什么异样,但他在这捣什么鬼呢?我蹲下身顺手在货堆的防潮踏板下摸了一下,天哪!这才恍然大悟!原来踏板下藏了很多盒饭大小的太阳能机附件(价值合人民币2000元/台),经过清点,13台机器已不知去向!很明显,这么大数额的盗窃,一定是多人配合,化整为零后带出仓库的。

  下班开会时,我向黑人员工讲清了丢失货物的数量和总值。

  我说:“你们也看到了,这么大数额的偷盗,这次我不会饶了你们!”

  全体黑工都不吭声了,他们心知肚明,看来每个人都有份。

  见他们耍赖,我心里一点办法也没有,因为赃物和赃款都是回不来的,即使去警察局报案,最终也会因为没证据和证人不了了之,现在只能开除被抓的黑工,以警示其他人。但是莫桑比克劳动法规定,开除员工必须提前三个月通知,也就是说,我们还要再给盗贼三个月的工资才能送走“瘟神”,或者说给他三个月的时间继续作案。

  思前想后,我决定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,我从抽屉里找出一张朋友和警察局长吃饭的合影照片,在他们的眼前一晃:

  “你们都认识卡洛斯吧?”

  “认识,他是xx区的警察局长。”黑人当然认得出那个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大人物。

  “他是我的好朋友,上周末我们还在一起吃饭……。”我说。望着黑人们惊讶的表情,我暗自好笑,说明他们根本辨不出中国人的长相,真以为是我请了局长吃饭。

  于是,我再次扔下一枚重磅炸弹:

  “你们也知道偷了这么多货的盗贼要坐多少年牢吧?明天咱们警察局见!”

  从那天以后,艾伦就再也没来上班。后来,听说他逃到了几千公里外的彭巴。

  光天化日之下,“小偷市场”红红火火地存在着

  莫桑有那么多商店、那么多盗贼,人们不禁要问:那些被盗的商品,小偷又是怎么脱手变现的呢?

  2006年的一天,我刚从几个客户那拿到一些货款,还没上车就被当街抢了手包,包里合人民币5000元的现金和数万元的支票(可挂失)倒不算什么,最重要的却是我和另一人的ID证件,补办至少要几个月时间,会影响到出境和回国。当地人建议我到“小偷市场”打听一下,说不定可以把证件找回来,这是我第一次听说“小偷市场”,因为大部分被盗的商品和入室行窃的赃物,最后都会流向这个市场。我托朋友联系了市场内线人物,但最终因抢劫的金额太多,逃犯一直没敢露面。

  我第一次去“小偷市场”缘于2010年的一次交通事故,一辆公交车转弯时不小心把我车的后视镜挤碎,公交车公司派经理带我去“小偷市场”配镜子,头条文化车子从大道拐进一个小巷,还没到市场,两边的黑人一拥而上,把车子围得严严实实、动弹不得,望着车外满身油污的黑人,感觉像地狱里的魔鬼,如果不是黑人经理与我同行,我早就会吓得魂飞魄散。经过黑人经理的一番讨价还价,一会儿功夫,全新的后视镜就装好了,我们顺利地离开了那里。

  有了这次有惊无险的经历,以后我也敢独自去“小偷市场”买东西了。这个人尽皆知的奇葩市场,看上去和其他市场没什么两样,因价格便宜,道路两旁的店铺和路中的摊位生意特别红火,经营的商品也是应有尽有,比如:汽车配件、五金电料、数码产品、酒类等等,根据需要可以选择全新或二手的。

  由于莫桑比克大街上跑的大部分是二手车,有些配不到的、年代和品牌繁杂的配件在“小偷市场”一准能找到,估计他们是现订现偷,市场周围及路边停靠的汽车,是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货源。

  曾经有阵子我们的驻地距“小偷市场”只有一路之隔,院子里的住户请了两个保安24小时轮流值守,但周末没人值班,这样附近的小偷就有了可乘之机。

  一天深夜两三点钟,我听到院子里有奔跑的声音,当时并没在意,因为早已习惯了深夜追赶小偷的声音,甚至听到枪响也懒得起来看热闹。转天早晨,只见邻居的大奔车门和机盖大敞四开地瘫在那里,里面的音响和电瓶等可拆卸的大件,被洗劫一空。

  大概是我上次过于漠视的缘故,下次小偷选择了我。又是周末夜里两三点钟,我被外面的喊声和急促的脚步声惊醒了,隔窗望去,一个黑影正在我的车旁晃动,我裹上睡袍,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去,只见我的车机盖已被打开,里面的电瓶不翼而飞,我正要朝院门追赶,却见邻居院的保安正抱着电瓶走来,

  他说:“小偷跑了,他把电瓶丢在院门口了。”

  哈哈!原来是他大喊一声,并拼命追赶,吓跑了小偷。

  我竖起拇指夸他是HERO,并给了他200MT(合人民币40元)表示感谢,这次线MT。以前我们住另一街区时没有院子,车子停在马路边,连续几个月多次被盗电瓶,最后只好搬家。

  其实,为防止车附件被偷,当地人也有一系列“神操作”:无论新车还是二手车,买来后都会去小贩那里把所有能被拆卸的值钱附件刻上车牌号,比如后视镜、前后车灯外壳和车门窗玻璃。外出时,下车锁车前要把音响面板拆下来带走,否则小偷可能砸坏车窗玻璃,偷走音响。

  非洲的偷盗现象在贫穷的黑人生活中已经成为一种常态,是不能从根本上消灭的,店里的员工几乎100%地有过盗窃行为,黑人的懒惰造成贫穷,贫穷滋生邪念,因此,我们能做的只是亡羊补牢,头条文化避免更大的损失,偶尔幸免也需要付出管理成本和精力。

  但损失再多,对于一个小有成绩的创业者来说,只是沧海一粟,历史的洪流还是带领我们一直向前。在创业之余偶尔体验一下非洲特有的“民俗”,成为回国后朋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也是其乐无穷!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众志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